您现在的位置:曰本人69视频 > 教育科研 > 课改前沿 > 正文内容

“超长假期”后终于坐上返深复工专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4-01 浏览次数:

  
 

   原标题:“超长假期”后终于坐上返深复工专列近日,深圳首趟“点对点、一站式”集中精准输送湖北务工人员返深复工专列抵达深圳,专列始发地是湖北荆州。

  
 

   列车到达后,车门徐徐打开,全市64家企业的169名在职员工在休息近两个月之后终于回到了他们拼搏的地方。 华为公司负责软件开发工作的胡涂此时也提着行李站在车上,妻子陈芳负责叫醒熟睡的儿子亮亮。

  
 

   午夜时分,深圳北站很冷,但胡涂却对那晚的温度完全没有感觉。

  
 

   胡涂告诉深晚记者,自己当时“只有一个感觉——回来了”。

  
 

   “安全第一”他选择留在湖北老家腊月二十九,胡涂离开深圳。 虽然2008年就已在深圳扎根,但每逢年节,他都会携妻儿回到湖北荆州公安县,和老家的父母过个团圆年。

  
 

   今年孩子亮亮的小学放假较早,爷爷奶奶挂念孙子,陈芳带着亮亮先回了老家。 胡涂手边还有些项目没有完成,只能比他们稍晚几天回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胡涂一家人春节没有和亲朋好友互相串门,也没有聚餐。 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胡涂心想:“正好可以在家多待几天,许久没在老家休息这么长的时间了。 ”2月3日,华为的许多员工准时复工了,胡涂还滞留在老家。 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他选择留在家中。 期间,胡涂也和公司沟通过自身的情况,公司里的同事们都劝他“安全第一”。

  
 

   好在他所在的技术部门工作方式灵活,即使不在深圳,他也可以通过电脑远程办公,疫情并没给他的工作带来太多的不便。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老家停留的时间远远超出了胡涂的预期。 胡涂告诉深晚记者,对于不断变长的假期,他的心理状况也在变化:“最开始觉得在家过年,多待几天也挺好。

  
 

   但日子久了,闷在家里有点无聊,整天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开始线上办公以后,工作时间感觉很充实,但停下工作又觉得有些无聊。 ”长时间的居家给胡涂也带来了一些对人生的感悟。

  
 

   “之前一直努力工作,没怎么和家人相处过。 这段日子的居家生活,让我和孩子更亲近,也让我认识到妻子平时照顾家庭的不易。

  
 

   ”胡涂总结道:“生活的精彩不只有工作,是这个‘超长假期’教会我的最重要的东西。 ”成功坐上首趟返深复工专列日子一天天过去,返深这件事却还没有被提上日程,在老家的胡涂心里有些着急了。

  
 

   他找到在县里工作的老同学,询问返深的通道何时开通,对方告诉他:“我也不知道,有消息了一准通知你。

  
 

   ”但消息迟迟未来。

  
 

   窝在家里的日子,胡涂喜欢翻看和疫情防控相关的新闻。

  
 

   看到广东省对口支援荆州市,深圳市也陆续派出两支医疗队支援荆州医院的新闻,他很感动,“同时也隐约感觉到回深圳的日子应该是越来越近了。 ”终于,3月16日,胡涂看到了回深圳的希望。 华为公司开始给一些滞留在疫情发生地的员工开具返岗复工必要的接收证明和复工证明,胡涂当天就办妥了这两份文件。 之后,他拨通当地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的电话,得知地方会优先处理自驾出城人员的申请。 对于像胡涂这样在本地没有车的人,可以先把自己和家人的信息登记在册,等候统一安排的通知。 他被工作人员告知:“应该很快就会有点对点的专列把你们送回去的。

  
 

   ”第二天一早,胡涂就接到县里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专列的信息。 不是所有登记过的人都能乘坐专列,工作人员首先要保证的是乘客的身体是否健康。 对比电话中通知他准备的材料清单,胡涂发现自己只差核酸检测报告没有准备了。

  
 

   当天下午,他就带上妻儿到县里的定点检测医院做了核酸检测。 胡涂告诉深晚记者,当地核酸检测筛查标本需要采取检测人的鼻拭子或咽拭子。

  
 

   “亮亮做的是咽拭子,他说感觉还好。 我和妻子做的是鼻拭子,医生要用一根棉签探进鼻腔深处,很难受,接下来的小半天我鼻腔里都有种酸涩感。 ”当地核酸检测需要大约一天半的时间得到结果,胡涂一度很担心自己赶不上第一趟专列。

  
 

   3月18日下午,他打给医院询问自己的检测结果,院方告诉他,他们一家三口的检测结果可能要晚上才能出来。

  
 

   “联系人告诉我,如果检测结果没有异常的话,医院是不会联系我们的,第二天直接去县车站集合就行。

  
 

   ”一夜,胡涂的手机没有响过,他的一颗心落地了。 第二天一早,他带上妻儿和行李,兴奋地去了县车站,并坐上了公安县向荆州市区集结的大巴。 到了荆州市的车站,送行的场面很热闹,胡涂一家人每人都领到一个小袋子,里面装了面包、水和口罩。 带着这些东西,他们坐上了G4315次列车。

  
 

   从荆州到深圳,大约需要七个半小时。

  
 

   胡涂和妻子轮流照看孩子,交替着休息。 胡涂断断续续睡了几觉,半梦半醒间记得车上的医务人员来给他和家人测过体温,一切都很正常。

  
 

   哄孩子睡觉的时候,他发现车窗外的景观越来越繁华,“我猜快到深圳了。 ”3月19日22时54分,伴随着到站通知的广播,G4315次列车呼啸着驶入深圳北站。

  
 

   3月23日,胡涂正式前往公司复工。 中午12时,到了约定接受补充采访的时间,深晚记者拨通胡涂的手机号码,话筒的那头显示无人接听。 临近13时,记者接到胡涂回拨的电话,他带着歉意表示:“刚才一直在忙。

  
 

   今天已经完全恢复到工作状态,我很开心,感觉很充实。 ”(胡涂、陈芳、亮亮均为化名)(责编:陈育柱、李语)。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